分类 拉菲娱乐 下的文章

原标题:追随美爹?台当局宣布对大陆钢材制品实施双反调查

“联合新闻网”、“中央社”等多家台湾媒体报道17日消息,蔡英文当局财政部门突然宣称,已于16日公告对中国大陆产制销台5项钢铁制品,进行反补贴与反倾销调查。

“联合新闻网”报道截图

台当局官员表示,已公告对来自中国大陆产制进口特定镀锌及锌合金扁轧钢品、碳钢钢板、不锈钢冷轧钢品进行反补贴调查,另对不锈钢热轧钢品及特定碳钢冷轧钢品同时进行反补贴暨反倾销调查。

理由呢?

“联合新闻网”称,是因美国和欧盟都针对进口钢铁产品展开了关税或者调查。这一举措是为了避免大陆的过剩钢铁产品“低价出口至我国(指台当局),而使我国国内产业遭致损害”。

台当局“关务署副署长”谢铃媛称,根据他们的审议会议结论,中国大陆销往台湾的5项钢铁制品已满足补贴、倾销及损害台湾产业的合理怀疑,符合展开调查的要件,台当局决议进行调查。

谢铃媛一再称,台湾无意卷入“美中贸易战”,但为向美国争取豁免钢铁制品关税,向美方提出中国大陆制品不会从台湾转进美国的保证,以及避免中国低价出口钢铁制品至台湾,损害台湾厂商权益,因此决议展开双反调查。

“中央社”报道截图

环环:为博美国豁免专门针对大陆,台湾这点很恶劣,蔡省长果然很能作。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托马斯·罗延 资料图片高斯相关不等式

新华社北京4月6日新媒体专电 德国统计学家托马斯·罗延在刷牙间灵光乍现,想出了困扰学术界多年的难题“高斯相关不等式”的破解之道,随后用经典数学方法证明了这一定理。有趣的是,他两年前就解出这道难题,由于种种原因,直到最近才广为人知。

“高斯相关不等式”在上世纪50年代被提出后,许多顶尖数学家用尽各种先进方法证明却无果。《量子》杂志最近一篇报道援引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统计学家唐纳德·理查兹的话说:“我知道有人在它上面费了40年工夫,我自己也用了30年。”

现年70岁的罗延解出这道题时名不见经传。由于不能忍受在顶级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所需的漫长同行评议过程,罗延把论文发表在了一家没多少人知道的印度学术期刊上。再加上之前有不少人声称破解了这道题最后却证明是场乌龙,罗延的发现没有引起关注。

2015年12月,波兰数学家拉法尔·拉塔拉和学生达留什·马特拉克撰写了一篇有关罗延发现的论文,用更易理解的表述方式使罗延的发现开始受到关注,直至这一成果得到学术界公认。

尽管名声来得晚了些,罗延不以为然。他对《量子》杂志记者说,来自发现重要证据的那份“深深的喜悦和感激之情”已经是足够的奖赏。

他描述刷牙时获得灵感的感觉仿佛想一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突然“看到一个美丽的天使出现在眼前”,带来一个好点子。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点赞丨他28年考了六本火车驾照 背后的故事令人惊叹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移动网、CGTN

在我国,每一代人都有一段关于火车的记忆。

“70后”的青春回忆里,一定有头冒黑烟、轰隆而鸣的蒸汽火车;

“80后”的成长过程中,恐怕少不了人头攒动、没有空调的绿皮火车;

“90后”印象最深的,多是干净平稳、速度较快的电力火车;

“00后”所熟悉的,则是飞速前进的高铁动车。

薛军,是一位火车司机,有着二十八年驾龄。他拥有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动车组四个时代的六本驾照,亲身经历了中国火车的升级转型,见证了中国铁路的迅猛发展。

△图/薛军

第一本驾照——蒸汽机车时代

薛军儿时的梦想就是开火车。1987年,他从铁路学校毕业,拿到了第一本驾照,开上了时速为60公里的蒸汽机车。可理想和现实总有差距,蒸汽机车的工作并不像他当初梦想的那般威风。

△SN型23号蒸汽机车(资料图)

蒸汽火车在逆向行驶时,风就从煤斗子里刮进来,司机室灌满了灰尘和煤灰,以至于当时的火车司机们编了一段顺口溜:“远看像个要饭的,近看像个拾碳的,走到跟前一看,才知道是个机务段的。”

第二、第三本驾照——内燃机车时代

1980年代,蒸汽火车停产,内燃火车普及,改变了一整代人对火车的记忆。1992年,薛军不得不“随大流”,考取了时速为90公里的内燃机车驾照。

△ND4型15号内燃机车(资料图)

1997年,中国铁路进行第一次大提速,时速提高到160公里。1998年,薛军考取了第三本驾照。相比以前,内燃机车的工作环境有了很大改善。对于薛军来说,最起码“有风扇了,有电炉子了,能穿着干净的工作服坐那儿开火车了”。

第四本驾照——电力机车时代

2006年,电动机车全国普及,薛军拿到了第四本驾照,从内燃机车改开电动火车。“电动火车工作环境很好,我打算就这样一直开到退休。”

△韶山1型008号电力机车(资料图)

第五、第六本驾照——动车组时代

2007年,动车组正式投入运营,高铁时代就这样来了。动车组最高时速为250公里,薛军又得换驾照了。2009年,他拿到了第五本驾照,开上了动车组。生平第一次,薛军真切感受到了真正的“中国速度”:“动车一运行起来,每秒就能走83米。”

2011年,动车组提速,济南到南京的车程也从原来十小时缩短至两小时十分钟,最高时速从250公里提高到350公里,于是薛军第六次考取了驾照。

△动车组列车(资料图)

他说:“绝不能有那个万一!”

迄今为止,薛军已经在中国铁路工作了31年。随着中国火车车型一代代更新,火车司机的工作环境也越来越好,可对于薛军来说,高速意味着高风险,在驾驶过程中必须集中精力、全神贯注才能保证每一趟火车安全抵达终点。

拥有六本驾照的薛军时刻牢记一句话:“我身后有一千名旅客,他们的家人也在惦记着他们的安全。”

△图/薛军 (资料图)

今天,中国铁路运输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火车的行驶速度更快、密度更高。为了发挥中共党员的模范标兵作用,工作在一线的薛军做出了很多牺牲,他甚至严格控制饮食,因为一旦出现腹泻,就有可能影响全线列车晚点。

“绝不能有那个万一!”这是薛军对自己的郑重承诺,是爱岗敬业的体现,更是一位共产党人的执着追求。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100岁“台独”大佬终于绝望了!称“这条路太遥远”

史明(来源:台湾联合新闻网)

海外网10月14日电 “台独”大佬史明今年将度过100岁生日。史明近日表示,“台湾独立”太遥远,还提及会继续支持蔡英文竞选连任,称“在蔡英文领导之下,台湾地区各项改革能加速落实”。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消息,在10月12日的一次记者会上,史明称,“台独”很遥远,并现场道歉,说“我们努力不够,让台湾至今无法‘独立’”。活动召集人称,“史明一生的志业就是‘台独’,过去100年他一直在坚持。”对此,网友讥讽,“说他坚持了100年,原来没出生就在坚持了”,“‘台独’只是绿营诈骗集团的吃饭工具,他们就是专靠‘反大陆’而吃饭,啃噬台湾”。

所谓“台独导师”

据台湾深绿媒体报道,炮制所谓“台湾人四百年史”的史明,是“台独”分子中为“台独”打下理论基础的主要角色。史明日前曾妄称,“世界上的200多个殖民地,到现在只剩下台湾还没有‘独立’”。

台湾资深媒体人孙明礼此前表示,史明本名施朝晖,1937年赴日留学,在早稻田大学念政治经济学,参与过“台湾文化协会”的活动。后来偷渡到日本,其后醉心于“台独理论的创造”及“台独史观的撰写”,为“台独”组织提供“台独理论及历史基础”。虽然史明不是“台独”组织“明面上的大佬”,但“台独”内部把他看成所谓“导师”。

据海外网报道,日前蔡英文当局新课纲草案所谓要构建“台湾最近五百年脉络”,就是以史明的“台湾人四百年史”为基础,加上本世纪以来民进党推动“台独”的痕迹,拼凑成“台湾五百年脉络”。这是妄图完全抛弃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传承,也是“台独”的一贯伎俩。蔡当局提出的修改课纲,是要把这个观念“贯彻到底”。

寄托于蔡英文?

史明说,会继续支持蔡英文竞选连任,难道是要把其“台独梦”寄托于蔡英文?

回顾蔡英文上任一年多来的所作所为,其言行在岛内早已引起民怨沸腾。蔡英文任职一年多来,大戏不断上演,从最初不承认“九二共识”,到喊出“用爱发电”,以及最近在新课本改革中严重地“去中国化”,都已引起两岸民众极大地不满。经济下行、生活质量下降、民众不满,用“怨声载道”形容已不为过。甚至连绿营的民调都显示,在815停电后,蔡英文民调支持率首次不及30%。台湾学者分析称,蔡英文的民调,已经跌破民进党支持者的基本盘,是非常严重的警讯。

日前蔡英文谈两岸关系时自称“上任以来已尽了最大善意”,遭到各界批评。台媒发表评论指出,善意不能只是说说而已,蔡英文当局必须要拿出实际行动。台媒呼吁蔡英文,应表达出类似“不会独立”的主张。

事实上,对蔡英文来说,需要的不是所谓“善意”,也不是此前声称的所谓“新模式”,而是一个简单的“转念”。台湾“中国时报”评论称,两岸关系目前对于蔡当局可以有如移山填海之难,但也可有如反掌折枝之易,其关键就是蔡英文一念之间。发自内心地认同中华民族,丢弃“去中国化”的“文化台独”屠刀,放下分离主义的“我执”,就自然回到“九二共识”,两岸关系也就立刻海阔天空。

就像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指出的,台湾当局不论提出什么模式、主张,关键是要说清楚两岸关系的性质这一根本性问题,确认台湾与大陆同属一个中国的核心认知。只有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台独”,两岸关系才能和平稳定发展,两岸交流合作才能顺利推进,两岸同胞福祉才能不断增进。(综编/海外网 朱箫)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