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娱乐 下的文章

原标题:央视记者暗访遭 “扣押”!今夜,一个45亿资产的大公司恶行昭然天下…

最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不断接到山西省洪洞县当地百姓的举报,他们反映在洪洞县有一家名为三维集团的上市公司,一直以来违规倾倒工业废渣,大量污染农田,生产中的废水直接排入汾河,对沿途村庄的百姓生活带来了威胁。

村民之死背后的“秘密”

2018年2月26日,记者根据观众的举报,来到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当记者还在初步对三维集团污染情况和村民们进行询问时,两名自称是沟里村的村干部拦住了记者的去路,强行要求搜身,场面一度僵持不下。根据观众的举报线索,沟里村遭受的污染最为严重,记者仅仅只是在村庄里进行询问,就遭遇了村干部的阻拦。记者的调查被迫停止。

村干部:你不说好这个村子都出不了,我跟你说。

山西三维集团是一家国有大型化工企业,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曾被评为山西省36家优势企业之一,公司拥有资产总值超过45亿元。

在三维集团的大门,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正常运送货物的卡车的队伍之中,混杂着一些外表布满污垢的车辆,这些卡车的后面统一被盖上了一层苫布,往来进出很是频繁。

为了弄清情况,记者跟随空车进入了厂区,在距离大门200多米远的地方,记者看到一辆辆卡车排着队,在一个巨大的装置下面等待装货,他们装的东西,是一种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黑灰色工业废渣。

十几分钟的时间,一辆卡车被装满了,工人们在车顶铺好苫布,卡车呼啸而出,记者随即驱车跟了上去。

《经济半小时》记者:跟上这辆白色卡车,前面进村了,拐弯了。

这一车工业废渣是要送到哪里去呢?记者一路紧跟。在穿过几个村庄,距离三维集团厂区大概2公里的地方,大卡车突然慢下来,迅速开进了一个院子里。记者立即跟上,径直走到院子的最深处。眼前的景象令我们大吃一惊。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卡车的后斗被抬起,一整车白色工业废渣被倾倒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灰色和白色两种工业废渣沿着卡车停过的位置滚落至坑底,从远处看,好似两种不同颜色的“瀑布”。

记者注意到,从这个大坑边缘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工开凿的痕迹,显然这个大坑是被挖出来的。这是一个巨大的深坑,有两个足球场面积大,高低落差大概在30米左右。刚刚倾倒下来的工业废渣,在这里味道更浓烈、更刺鼻。

根据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三维集团是一家以生产聚乙烯醇、粘合剂、苯、焦炭等上百种化工产品的企业。正在倾倒的灰黑色粉状物正是粉煤灰,而灰白色的东西则是电石渣。

电石渣和粉煤灰属于工业固体废物范畴,不仅会随风飘散,还会对空气造成影响,一旦通过雨水的冲刷极易渗透地下,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二次污染。同时,电石渣属强碱性物质,有刺激和腐蚀作用。吸入粉尘,对人体呼吸道和眼睛有强烈刺激性,还有可能引起肺炎甚至灼伤,这两种工业固体废物需要通过专门的堆场统一贮存并严格管理。

可是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大坑的底部根本没有铺设相应的防渗层。工业废渣被倾倒在大坑中,然后再“伪装”成一个新建的渣场,埋在地下的工业废渣就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这时,另一车满载电石渣的卡车又开到了坑边。和刚刚拍摄的大卡车一样,满满一车工业废物瞬间又被倾倒在大坑里,然后卡车扬长而去。

在这个大坑的另一侧,不足100米的距离就是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对于三维集团无休止地倾倒工业废物,周围的百姓怨声载道,但是却敢怒不敢言。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村里也知道,不用反映,村里当干部的哪个不知道。

这位村民的家距离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物的深坑不到50米远,记者站在大坑的最边缘,往下一看,头晕目眩,足足三、四十米深。村民说,污染让他们备受煎熬,更可怕的是因为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是有生命危险的。而眼前的这个警示牌和围挡,则是因为出了事,才刚刚装上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我的母亲去年八月份从这掉下去埋在黑灰里面了,我在外面干活呢,回来在哪找都找不见,第二天在这找了一只鞋,亲自下去挖,露出来了,根据这个方向,下去挖了一米多深才挖出来。挖出来已经不在了,当场就不行了。

村民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巨型大坑,年过半百的母亲葬身于工业废物中,最后还是经过村里调解才得到部分赔偿。

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人均拥有土地面积不到1亩,农田散落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上,时下正值小麦生长的季节,但是记者看到,只有几公分高的嫩芽刚刚破土而出,可上面却被蒙上了一层黑黑的粉末。

在新庄村的小路,路上布满了黄色的工业废物。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地上为什么一碰一挫就能出来黄色的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这就是煤里面的碱煤,那个硫磺,它自己可以燃烧,一点就自然燃烧了。

记者:为什么有这种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他就是洗了煤那个渣,煤没处倒,顺路哪都倒,这都是前十几年的事了。

倾倒工业废物的巨型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眼看着仅有的农田被毁、家园被污染、生活环境被破坏、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村民为什么就会同意了呢?

说话间,又有两辆大卡车呼啸而过,驶向了巨坑,继续向大坑内倾倒工业废渣。记者计算了一下时间,从上午9:46分开始,每间隔十五分钟至半个小时便会有一辆大卡车驶来,仅半天时间,三维集团向新庄村这个巨坑中共计倾倒了8车工业废物。

三维集团废水偷排山西“母亲河” 污水恶臭庄稼绝收

在国家加大环保整治力度,打造绿水青山的今天,一家上市公司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农田里挖掘深坑,偷排倾倒工业废物,而且违规的数量十分惊人。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山西洪洞县的三维集团的污染,还远不止随意倾倒工业废物。

在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被污染压得几乎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自然环境被严重破坏。为了让大家更清楚地看清三维集团给西沟村造成的污染,记者用航拍器在空中拍摄到了一组画面,在画面上,一条从东至西的沟壑当中,早已没有原来的颜色,取而代之的是漫山遍野灰色的废渣。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这是前五六年就已经堆的这个,环保部管它了,他们就盖住了。他现在不在这儿堆了,他在山边那儿。

据村民回忆,这里的土地虽然算不上肥沃,但大多农作物长势还算不错,可现如今许多原来能种活的庄稼现在都活不成了。除了工业废渣倾倒,三维集团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随意排放更是触目惊心。

在一位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几经周转找到了汾河岸边隐蔽的排污口。刚一到这里就看到,浓浓的白色工业废水从管道内不间断地流出,并伴随着刺鼻的气味,污水不时变换着颜色。白色的刺鼻,黑色的则泛着一股股恶臭。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它不一定,啥色都有,有白色的有黑色的,啥色都有。

汾河是黄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山西省内最长的河流,流域面积近4万平方公里,占山西省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养育了四成以上的三晋人民,是山西百姓名副其实的母亲河。但眼前的现实告诉所有的人,三维集团大量的工业废水,就是这样被直接排放到了汾河里。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这个排水就从厂里排出来的,就这个三维尼龙厂。

排污口埋在地下,村民们为何这么肯定污水就是三维集团排的呢?原来就在几年前,企业埋在地下的排污管线由于年代久远,管道破损,工业废水直接溢到了村民的农田里,造成地里的庄稼死掉,农田再也无法耕种。村民拿出当时污水在农田里横流的照片,并告诉我们,事件发生后,三维集团还组织人员来修理管道。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管腐蚀烂了以后,它从下面的水走,上面看不到,地都塌下去以后才知道管道坏了。地也没法种了,人吃上对人体有害。麦子一遇上就死了。

央视记者暗访遭扣押 村干部竟是排污企业“看门打手”

肆意排放,坑害百姓,一家上市公司为何如何大胆,将工业废物倾倒在村庄,将泛着恶臭、刺鼻的工业废水排到汾河里呢?正当记者询问这些问题时,几个自称是沟里村村干部的人拦住了记者的去路。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这是我们村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我是主任。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你们是来干啥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主任:这个地方有啥好看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王村长:你们照相了吗?在那照那个管子头了吗?你说这的水排到汾河了,你看哪排到汾河了。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在哪儿闻见河里有味?你在哪闻见的?在北京闻见这山西赵城镇河里有味?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我们知道你们来,有人打电话说,有两个北京环保部的人来了。

沟里村的村干部误以为记者是环保部的工作人员,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当记者提到在汾河边见到有污染情况时,两名村干部要将记者扣留当人质。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我们扣了你们的人质了,不让走。

《经济半小时》记者:法律上面没规定说我们公民要服从谁,服从执法人员,如果要派出所来了,让他怎么查我们都没话说。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那要我们村要治保主任干啥呢?

记者:治保主任有执法权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咋没有,你到了我们村我们就有。

僵持之下,记者表明了身份和来意,并向他们出示采访证件,但这两名自称村干部的人根本不理睬。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马上和三维联系,让三维的领导下来,你们等一下。

记者:我们会和三维接触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不用你们联系,是来我们村的。

面对在汾河边与沟里村村干部僵持不下的场面,记者只得报警寻求帮助,在警察的护送下,记者最终才得以离开。企业排污,农田被毁,百姓遭殃,但是为什么面对记者的到来,村干部为何如此蛮狠,百般袒护排污企业呢?

在调查时,洪洞县赵城镇的很多村民向记者反映,之所以三维集团敢毁掉庄稼地,把工业废渣直接倒在村里,是因为村干部和三维集团私下协商,以承包的方式将这些工业废渣倾倒在村里,谋取利益,而反对的村民轻则被警告,重则吃棍棒之苦,村民们只能忍气吞声。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不同意你没办法,你惹不起他,人家当村干部打你,我要是说不让车在这倒,他就打你。

记者:之前打过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打的人多着呢。

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有村民匆忙赶了上来,一定要留下记者的联系方式,他告诉记者,因为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和记者聊天,他担心事后村里、厂子里的黑恶势力会报复他。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要是有个报复啥的,我跟你们好联系。

环保局副局长:活该!

一家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肆无忌惮污染环境,当地村干部,充当着污染企业看门护院的打手,村民和记者说了几句话,都要担心会遭到打击报复。

其实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网就报道了《山西三维污染近40年 环保局确认企业偷排》的事实;

2016年,每日经济新闻也曝光了《山西三维成环保老大难 年年被查处》的消息;

2017年,中国法制报道网调查发现,山西三维违规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

2017年环保部派出8个督查组对13个地市进行督查,三维集团就是被督查的对象之一。在如此密集曝光和环保督查的重压下,山西三维集团的污染不仅不停止,反而越来越猖獗,如此违法的企业,当地的环保部门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3月19日,记者来到了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就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渣、将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直接排放至汾河进行。

洪洞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我们一般工作日都是7到9天,像你们这个情况我做了登记,然后跟我们领导汇报了,他跟那边负责人打电话,然后去核实。有的就快,有的就慢。

当记者询问新庄村是否建有工业固体废物的存放场地时,这位工作人员始终含含糊糊,表示不太清楚。为了查清事实,记者随后来到了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的办公室。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 王新森:12369就是受理举报的,知道吗。

《经济半小时》记者:我们还想了解点其他的情况。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还想了解其他的情况,你想了解其他情况干啥。

《经济半小时》记者:新庄村的村西头有一个大坑。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是些什么东西?

《经济半小时》记者:白色的电石渣。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反映那些东西。

面对记者的举报,洪洞县环保局的这位副局长显得很不耐烦,当听到三维集团倾倒白色电石渣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直接讲出了村委会与三维集团的利益关系。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们村里边跟人家厂里签的协议,就让人往那堆的,找你们村长就得了,还用找别人。你村里边拿了人家的钱,就让往那里堆的,那你找谁麻烦。环保局能管了村里?谁让你们村里拿了人家钱了。就是你们村里老百姓胡干给人惹来好多麻烦,让他们自己跟村里人去解决。都是你们村里村干部惹的祸,告诉你吧。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表示,三维集团往村庄里倾倒工业废渣的事他十分清楚,他的逻辑是,因为村委会干部拿了钱,有了协议,所以洪洞县环保局就不该插手。

王新森:你们村里人拿了人家钱说你们不用管了,我们给你打包了,你给我多少钱。

记者:那可是按照现在现行的环保法,你们作为环保部门。

王新森:我们不是公安,我们没权利去调查,知道吗?

记者:但是涉及到环境问题。

王新森:抓企业,企业说我没有倒,我们只能管企业,我们管不了老百姓。

记者:那不管以前村长那边怎么跟厂子去商定的,但是现在不是有环保法了吗。

王新森:有了环保法咋啦。

记者:而且确实影响环境了。

王新森:县长都管不了,知道吗,就是你们里边的黑心钱问题,那谁出这个钱。告状抓人,谁拿了钱了,抓人。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始终强调,他们的职责只针对企业污染。但是当记者向他当面举报,希望调查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料、向汾河排放污水时,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情绪变得很激动。

王新森:你逮住证据了,谁逮住了,你把那企业逮住了吗?

记者:那可是目前造成的这种现状你们不应该。

王新森:运污不是企业的人,我们跟老百姓有啥办法?

记者:可是跟环境有关啊。

王新森:污染是你们村里人,村里人不管,让谁管了,活该。

半小时观察:打掉“黑恶”才能见蓝天

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排污,村干部拿钱看门护院,环保局无视企业污染,当地村民的举报,轻则口头警告,重则经受皮肉之苦,和记者说过话,都要担心遭受打击报复。历经媒体多次曝光,环保专项督查,污染反而日趋严重。洪洞县发生的这一幕幕,已经到了荒诞的地步。

2017年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要加大对“村霸”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今年2月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引发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明确强调,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广大农民根本福祉,事关农村社会的文明与和谐。

不查处污染企业、不打掉保护伞,不处理掉不合格的干部,和谐秀美的新农村,在沟里村就无法实现。我们希望当地政府能落实中央的政策,执行国家的法律,履行自己的职责,给党和百姓一份满意的答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史上最严空气污染预警公布,中小学停课不再一刀切

11月21日,北京市公布了最新修订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最新预案将从2016年12月15日起实施。

最新应急预案实现了京津冀统一预警分级标准。此外,综合考虑地区空气质量差异、学校教学条件,以及学生停课涉及到的家长看护、教学安排等多方面因素,将统一停课措施调整为由市、区教育主管部门根据属地实际情况,指导中小学、幼儿园,采取弹性教学或停课的防护措施。

新的方案还加强了机动车污染减排力度。12月15日起,在空气重污染橙色及红色预警时,国Ⅰ国Ⅱ排放标准轻型汽油车全市禁行。

编辑:王晓琳

官场到底有没有“小圈子”?

“不患无位,患所以立。”这话是孔夫子说的,意思是,不要担心没有自己的位置,要担心的是,自己到底凭什么立足于世。

美国总统任人唯贤?任人唯亲?

在奥巴马就职的前六个月里,就有超过1000名新联邦雇员获得了任命,真可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了。

两任书记:一个霸道一个随和

当年送走安书记的时候,不少人都说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位“大爷”盼走了,因为很多人都挨过他的批评,有些还是当众不留情面的骂。而马书记离任时,很多人还有点舍不得,觉得调走的是一位“好领导”。

李甜、李静

映客曾制定紧密计划由上市公司收购来实现A股上市,但是收购方案却被迫终止;盈利模式依赖直播,新开拓的直播答题产品又受到监管;竞争对手同期宣布被巨头投资且均流出计划上市消息。

面对此种境况,映客该何去何从?

3月26日,港交所公示了以映客互娱为主体的首版IPO招股书,映客未来的发展公之于众。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以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映客运营主体)为标的的重大资产重组还没有明确结果时,映客就在开曼群岛成立了映客互娱,并逐渐搭建起VIE架构。

相较于2016年,映客在2017年多项数据下降,但在该年第三季度回升,最终,主营业务取得的收入与2016年最辉煌时相比没有明显变化。对于上市详情,映客官方以目前处于缄默期为由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而一位2015年入职映客的人士应晗(化名)曾对本报记者独家透露:“我来的比较早,那个时候奉总(映客CEO奉佑生)一直跟我们说,‘我们会在业务发展当中尽快地资本化’。”

启动境外独立上市

实际上,映客谋求上市的举动可以追溯到一年前。2017年4月11日,宣亚国际(300612.SZ)公告将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映客资本化自此开启;同年9月,宣亚国际宣布购买方案,本质系映客借款给上市公司收购自己;12月15日宣亚国际公告终止重组,以闹剧收尾。

“我们并不介意采用什么样的方式,重组、或者独立上市都是可以的。2017年采用的那种方式应该是符合当时的时机。”应晗表示,“不过最终那种方式在约定的时间点没有完成,而在(目前)这个阶段采用(港交所上市的方式),都是一个持续资本化的过程。”

据记者当时从映客投资人郑刚处了解道,特殊的市场和政策环境是重组失败的原因之一。

但据此次招股书显示,映客上市计划从2017年11月份就已实际着手。该年11月24日,映客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离岸公司“映客互娱有限公司”,11月30日于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直接全资附属公司Inke BVI;12月19日,在香港注册映客香港;2018年2月14日,映客在中国注册了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映客中国,并透过合约安排控制实际经营业务的北京蜜莱坞及附属公司。

而应晗否定道:“我们正式考虑海外上市是在我们重组方案确认取消之后。上述架构的建立与调整是由于映客计划着手海外业务。”

一位曾参与重组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重组之时,映客核心层希望尽快完成,而随着重组自动取消时间的临近,他们对与宣亚国际的重组产生了忧虑。如果失败,映客的未来则多了一些不确定性。

一位从事证券法务工作者对记者表示,在快速变化的市场与激烈的竞争环境下,不少互联网企业选择去美股或港股上市,以寻求生存机遇。

应晗表示,从获取资金与人才、营销的成熟度、团队规模渐趋稳定等方面考虑,当前上市是对既有成绩的肯定,同时引入资本有利于让团队治理更为规范,让员工一起享受到激励的制度。

数据回升

2017年第三季度对于映客来说,显得特殊。

映客每季度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峰值出现于2016年第四季度,为3000.6万人,此后持续下降。2017年第二季度跌至2030.2万人。第三季度回升至2316.5万人,第四季度升至2518.4万人。

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峰值出现于2016年第二季度,为261.5万人,此后持续下滑,到2017年第三季度已下滑到61.0万人,直到2017年第四季度,微小回升至65.2万人。

月活、月付费用户整体下降,不同步的是,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却持续增长。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除了在2016年第四季度下降了14元,至172元外,2017年四季度保持增长。到该年第四季度每付费用户的充值金额甚至达到673元,环比增长54.36%。

一份来自极光大数据的报告显示,2月最后一周市场渗透率前三名分别是斗鱼、虎牙、,映客排名第九。

对于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的逆势上升,招股书中显示的原因为:“主要是由于我们一直能维持一群高消费付费用户(占我们充值金额的重大占比),且该群体规模相对稳定。”对于2017年第四季度充值金额大幅增长,原因则归结于推出了直播对战及千人千面推荐等新功能,并提及这两项玩法也是2017年第三四季度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及每月付费用户数量分别在回升的助推因素。

这两项功能本质系产品正常升级。此外,略显反常的是,本报记者难以检索到这两项功能,可以确定的是其对外几乎无宣传力度。

对此,应晗坦承,对于付费用户充值金额的增加,两项新玩法的提升作用有限。“我们会有一个错觉,其实并不是付费这些人的付费(额)增长得很快。而是由于核心用户上线频次降低,小额付费人数减少,而使数据看起来增长了。”

“我们观察到,核心用户来的频次降低,但是进入了正常频次,原来看热闹的时候,每天都想来看,现在是3~5天来一次。” 应晗提到,“假设从最高峰频次降低到三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其他都没有变,都会很显著地让付费值提升到3倍以上。”

但是,其解释也折射出映客遇到了要吸引更多用户付费,甚至稳定付费的问题。

此外,既然部分核心用户稳定付费,小额付费用户量减少,付费用户总充值金额出现降低或缓慢增长似乎更符合逻辑。

然而,2017年第二季度充值金额为9.52亿元,第三季度下降至8亿元,而第四季度却升至13.17亿元,环比增幅达到64.63%。且较2016年第三季度的14.35亿元,即充值金额峰值,仅减少1.18亿元。

资深金融分析专家丁会仁博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一些公司为满足申请上市的条件,数据或存在一定程度的波动,但也不会太大,否则会引起监管。

坚守直播互动

一位投资人士对记者表示,短视频产品的发展冲击了直播行业,映客因未及时抓住短视频机遇,加速了被市场遗忘的速度。目前,映客的业务模式主要是直播和广告。

2017年,短视频行业逐步取代直播行业,短视频的一些乱象也如同当年千播大战之时。有产品分析人士认为,两者都是内容呈现的载体,竞争点在于目标人群:均主要是15~35岁之间,有社交和存在感需求的人群。产品解决的痛点也类似,两类平台内容同质。

上述投资人表示,短视频竞争点也在于更精品,对应到直播就是能为用户将无趣的直播时间剔除。

应晗表示,短视频和直播各自有核心竞争力。

“短视频本质上如同,上架商品进行售卖,而直播类似美团,我们做得更多的是实时的东西,做完了这个东西它就消失了。”在应晗看来,直播是最先进的一种交互形态,映客后期增加的短视频业务也是为主播与用户交互提供辅助。而短视频的商业模式更多依赖于广告,直播只是其变现方式的一部分,对于运营、产品与技术深入度,短视频“肯定是干不过直播公司”。

“其实市面上很多人对直播缺乏认知,并不知道直播到底是什么,以及它的空间有多大。”应晗说,直播行业有很多可做之事,这个市场才刚开始。

不过,同样在抢占用户时间的维度上,短视频出现后,人们原本看直播的时间被看短视频取代,显示着行业危机。而在同行业内,即使不与虎牙、斗鱼等游戏类垂直直播相比,但是、YY等泛娱乐直播竞争对手也对映客构成“威胁”。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直播将以工具化特征嵌入民众生活各方面。招股书提及,直播平台+电子商务,直播平台+社交游戏等新商业模式将会建立。

作为媒介,直播行业不易消失。而映客作为独立流量入口,倘若没有足够的用户增长,其他业务的开展将受制约。应晗表示,这些都可能尝试,而重点会放在娱乐视频化或者互动娱乐。

长远来看,如同今天的主流视频网站在高价购买好内容以争夺市场份额一样,如何拿出更好的内容也将成为映客发力互动娱乐遇到的关键问题。

同时,政策因素亦不容忽视,芝士超人与宣布进行1亿元广告合作被叫停后,外界至今不知其最终结果。

作为员工,应晗感到压力来自于产品技术的更新较快、行业间竞争比较激烈,以及市面上的流量成本及其他成本提高,“这个也逼得我们去优化和提高效率。”

港股上市之后,目前能预见的是映客较可能启动投资并购。

张昭张昭

谢若琳/证券日报

七年的时间,可以让全身的细胞更新一遍。二次创业进入第七年,张昭与乐视却渐行渐远。3月27日,“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由表及里地贯彻“去乐视化”。

次日晚上,记者在朝阳公园附近的一栋三层办公楼里,见到了张昭。一年前,他带着影业公司从乐视大厦,搬进这片朴素的办公区,这之前曾是乐视体育的办公场所。

记者进门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园区门口值班大爷并没多问,直接按起简易栏杆放行,同时猛吸了一口烟强调,“停车一个小时5块钱,你什么时候出来”。这个价钱比停在街边,要便宜不少。

过去两年中,这家公司从“乐视影业”变为“乐创文娱”,估值缩水近70%。其背景是整个文娱产业蓬勃兴盛,独角兽层出不穷。通过冰冷的数字,很难想象,过去一年里,这家公司经历了什么。

黑暗,孤独,估值缩水。张昭毫不避讳,他将这段时间称为“至暗时刻”。

熬过泥沼

时钟接近21点时,乐创文娱三层办公室里,仍有几组员工在开会,“一定要快速收集观众反馈”。记者在会议室等待张昭,隔壁的讨论声不时传来。

记者见到张昭前,他刚刚结束一场会议和一个专访,看上去却没有丝毫疲惫。办公桌上硕大的烟灰缸尤为显眼,里面堆满了烟蒂。“一天两包”是他现在正常水平。

“最近(指乐视网陷入困境后)的确抽的多了,”他笑着说。实际上,采访过程中,无论记者抛出怎样的问题,他都始终保持着微笑,似乎心情很不错。

过去两年,乐视影业两次注入上市公司,均以失败告终,资金压力巨大。作品方面表现平平,《长城》、《奇门遁甲》票房不及预期,老搭档《熊出没》背后的深圳华强,也于2018年春节档投奔了光线传媒。与此同时,乐视影业还要补血上市公司,公司一度陷入泥沼。

最为直接的表现是,公司估值从98亿元迅速降至30亿元。“怎么会没有压力,有时候半夜起来睡不着,她(张昭夫人)就陪我抽支烟,静静的呆一会。”张昭说,更多的时候还是自己承受,他有个习惯,每天回到家,要在书房中静坐一会,总结一天的得失经验。

这时候,张昭的辩证的哲学思维又体现出来了。虽然乐视风波将他的人生升级为hard模式,但他依然认为,自己的收获巨大。

“经过乐视这事,比我读3个MBA还要管用。按老孙(孙宏斌)的话来讲,这事MBA教材编都编不出来。在这种局面下熬过来后,第一,内心会愈发强大;第二,对公司形态、资本的问题认知更加清楚,比MBA教你的还要清楚。”

张昭说:“困难永远是你的学校,虽然乐视这本教科书,我们到现在还没读完。”

记者问:“读到一半的时候,心里有底吗?”

张昭哈哈一笑,说“没有。”在那个舆论环境下,眼前都是黑暗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感受,对他来说,那就是至暗时刻。

“焦躁是很焦躁的,因为不确定性太多了,我们真的是在熬。干这事(坚持),就是挺挑战的。这也是我们过去的企业文化,我们经历的困难太多,所以养成这种气质,抗压能力强。”张昭一边笑一边说,自己就是特别能抗压的代表,已经习惯了焦虑的生活。

因为他认为,不能轻易撒手。“背后还有股东,总得有人来承担这些。”

断臂求生

幸好,张昭告别贾跃亭的同时,迎来另一位晋商——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乐视危机中,孙宏斌拉了张昭一把。“他把乐视仅剩的价值,分拣出来了。”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

在融创的支持下,“乐视影业”也着手脱离乐视体系,两次更名后,如今的“乐创文娱”正在彻底切断与乐视网的关系。每一次更名,都是与乐视系统的一次切割。虽然张昭仍在乐视网管委会主任,但他表示,“我只是负责做战略以及战略落地,业务层面都是他们在做,具体的我不了解。”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张昭认为必须放弃一些东西,才能走下去。乐创文娱放弃的,是自身估值。“黑暗中,当你把估值降下来了,你的火把就亮了,大家就看见了。

曾出品过《归来》、《熊出没》、《小时代》系列,乐创文娱当前30亿元的估值无疑是白菜价。在张昭看来,投资人对价格并无顾虑,大家的顾虑无非是与乐视的关系,一旦看清影业与乐视划分清晰,价格就不再是问题。

他反复强调,现阶段估值多少不重要,把估值降下来,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因为受到乐视风波牵连,公司团队必须做出转型,因此,他决定把受伤的胳膊砍掉,换取重生的机会。

敢于放弃,才能往前走。张昭说,“有正反的例子做榜样,比如王老板(王健林)果断砍掉一些业务,比如孙总(孙宏斌)愿赌服输;当然也有反面的例子,比如乐视这件事,如果你(贾跃亭)敢断臂,真的不至于到现在这样。该断就断,这也是我向大佬们学习到的,估值下来还可以上去。如果你不舍得让他下来,那就没有未来了,连今天的价值都没有了。”

“我们有这个自信,今天降下来,未来还是能做回去。”他一直是个有生存危机的人,短期来看,梳理关系后,乐创文娱会选择一部分企业进行融资。长期来看,张昭的目标仍是资本市场。

实际上,十年前,他就在提独立上市。但是,无论是光线传媒,还是乐视网,影业部门被划作集团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融创时代,让张昭再次看到了独立上市的希望。

旗手重生

张昭是注定要被记入中国电视史的,不仅因为中国五大民营影视公司中,有两家(光线、乐视)都出自他手;更是因为他的传奇经历,完成了无数次从0到1的开拓。在中国影视历史中,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人如此执着。

人生中有诸多选择,张昭总是与常人不同。20世纪80年代初,张昭进入大学,受到工科出身的父母影响,他选择了信息科学专业。技术代码没有阻挡内心文艺情怀,大学毕业后,受“思想救国”思潮影响,叛逆少年张昭转身投向哲学系。

此后,张昭每次做出艰难的选择,大家总会归咎于其“哲学”思维。张昭觉得,并不尽然。无论如何,哲学硕士没有满足文艺青年悸动的内心,毕业后他决意赴美深造,在纽约大学攻读电影制作硕士学位。

美国留学的日子,不但改变了这位年轻人的人生轨迹,也帮助他树立了明确的目标、给予了他强大的自信。1994年,张昭导演的《木与词》获得奥斯卡学生奖,同时也顺利拿到了绿卡,好莱坞近在咫尺。

1996年,电视里循环播放《北京人在纽约》,而张昭接到了上影集团的邀请电话,他决定回国做导演。没想到回国后,第二部影片就为他的职业生涯画上了句号。中美合拍科幻片《太空劫持》,遭遇票房滑铁卢,总票房仅100多万元。

张昭彻底懵了。那个年代,最火的电影是《甜蜜蜜》,电影一线思潮聚集香港,中国内地市场还未完全打开,整个行业百废待兴。“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总有种英雄主义情怀。拯救中国电影行业,不能埋头‘造车’,还是得先‘修路’。”他说。

于是,导演张昭,变成了企业家张昭,他加入国务院新闻办下属单位任职副总裁。

2004年,张昭被办公室抽屉里一份“母亲牌”饺子俘虏,抛弃国企光环,留在光线传媒做艺术总监。那是电视业鼎盛时代,在11个人的内部会议上,王长田提出做电影,只得到张昭一人支持。张昭为此“舌战群儒”,顶着压力创办光线影业,开创了中国电影发行的“地网”模式,造就中国影史上一家伟大的电影公司。

就在一切都已步入正轨时,年近50岁的他再次做出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二次创业。2011年,张昭创立乐视影业,出任CEO。当时,中国电影刚刚跨越百亿门槛,乐视影业刚成立不久,光线传媒上市在即。张昭说,他看好互联网,而互联网影视,在乐视可以做,当时的光线却不行。

当时,《好莱坞报道》用整版篇幅刊文介绍张昭和他的乐视影业,称他为“中国电影产业升级的‘文艺复兴式’旗手”。而张昭的目的很明确,他要做互联网时代的中国。

如今一位张昭曾经的下属感叹,如果王长田能早一些意识到互联网的重要性,或许乐视影业就不曾辉煌;如果贾跃亭没有大兴造车计划,或许乐视影业已经成功上市,完成另一重超越。

2015年,光线与360合作搭建“先看网络”失利。随后快速将互联网战略重心放在猫眼身上,或许彼时王长田心里,才真正理解了张昭的选择。

不过,乐创文娱这一次,有融创鼎力支持,张昭不是从零开始。

再次出发

作为乐创文娱的大股东,融创给予张昭相当大的支持。虽然孙宏斌并非影迷,但在他眼中,内容是文旅板块的基石。在融创中国的文旅计划中,主题乐园有26个,涉及200万平方米。这是张昭“迪士尼计划”的核心。

在近期融创中国的业绩说明会上,孙宏斌表示,投资乐视是将来做准备是转型,这是转型的代价,未来为继续看好大消费板块。“文旅板块是诗和远方,我们投资的就是诗和远方。”未来会继续增资乐创文娱。

融创即将成立文旅集团,和地产独立运营长远规划。融创中国副总裁兼联席公司秘书高曦表示,融创现在和文旅城13个项目合作规模达957万平米,将是中国文旅地产最大持有者之一。

张昭觉得,运气来了。

今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该方案,改革后,国家旅游局与文化部合并,组建文化和旅游部。不再保留原文化部、国家旅游局。

“你突然发现,文化和旅游结合在一起了,所有的东西都对了。所以,我觉得真的是运气来,挡不住。”按照张昭描述,未来文旅规划已有初稿,今年上半年,会逐一宣布。张昭背后不仅有“老孙”,还有万达“老王”的鼎力支持。

在某种程度上,互联网张昭,又到了一个新赛道,与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一起争夺实景娱乐、电影小镇的市场份额。不同的是,万达、融创的文旅城,都将作为乐创文娱未来的内容产品的延伸承接区。

张昭要做的,就是抓紧内容。2013年,张昭提出分众概念,当时他的侧重点是小镇青年。如今,他将重点放在中产阶级身上,过去的“屌丝”已经升级“中产”。未来,新中产家庭是乐创文娱的主赛场。

做电影不能只看票房。多年来,张昭一直追求降低票房收入占比,攒IP,学习迪士尼商业模式,“你看《小时代》系列、《熊出没》系列,都是这样。因为只有IP,才能成就迪士尼产业。”

从好莱坞回国多年,一直奔走创业的张昭,站在“迪士尼”这一好莱坞最赚钱模式的肩膀上,又开始新一轮创业路。

(原文标题为《乐创文娱估值缩水70% 张昭诀别乐视断臂求生》)

原标题:姚高员当选温州市市长 前任张耕已任浙江省经信委主任(图|简历)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温州4月2日综合报道 据浙江在线消息,3月31日,温州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召开第三次全体会议。经大会选举,姚高员当选为温州市人民政府市长。

据中国经济网地方党政领导人物库资料显示,姚高员,1968年8月生,曾任温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温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务,今年2月任温州市代市长。原任温州市长的张耕日前已调任浙江省经信委党组书记、主任。

姚高员简历

姚高员,男,汉族,1968年8月生,浙江慈溪人,199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8月参加工作,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

1986年9月—1990年8月 浙江师范大学政教系政教专业学习;

1990年8月—1991年8月 平湖教师进修学校教师;

1991年8月—1997年12月 平湖市政府办公室干部、副主任;

1997年12月—1998年8月平湖市委办公室副主任;

1998年8月—2000年11月 嘉兴市政府办公室秘书处干部、副处长、处长;

2000年11月—2002年11月 嘉兴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2002年11月—2008年7月 嘉善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

2008年7月—2009年11月嘉兴市外经贸局局长、党委书记;

2009年11月—2011年11月 嘉善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其间:2009年3月—2011年1月在清华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专业研究生班学习);

2011年11月—2015年5月 嘉善县委书记;

2015年5月—2017年3月 温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市委党校校长;

2017年3月—2018年2月 温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2018年2月—2018年3月 温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2018年3月— 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